股票名称:凤凰传媒 股票代码:601928 PPM ENGLISH

促成好作品、发现好作家、树立好品牌

  

首届凤凰文学奖评选幕后

  

10 月 22 日,首届凤凰文学奖获奖名单揭晓:鲁敏、罗伟章、叶弥三位作家获评委会奖,栗鹿、林那北、郭平、甫跃辉、常芳获入围奖,最受关注的 50 万元大奖遗憾空缺。作为唯一由出版界设立的中国新文学奖项,凤凰文学奖以未出版的长篇文学作品为评选对象,其独特的评选机制提出了怎样的文学主张?又将给当下的文学出版、文学评奖带来哪些新的冲击?现代快报采访诸位评委,还原评选幕后的种种考量。

  

△凤凰文学奖终评评审会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进行

  

广撒网,全面打捞中国文学创作新动态

  

与一般文学评奖不同,凤凰文学奖的评选对象是未出版的长篇文学作品,即 " 手稿 ",这给提名工作带来了相当的难度。

  

提名评委、《扬子江文学评论》副主编何同彬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说,由于要求提名作品没有出版,那就意味着提名评委要对文坛上长篇叙事作品的创作动态比较熟悉,一方面是《收获》《十月》《钟山》《花城》《当代》等大型文学期刊的发表情况;另一方面是那些擅长创作长篇的作家是否正在写长篇作品、是否写完了、是否还没有签出版合同等等,这些信息提名评委都需要尽可能全面地掌握。

  

" 因为在期刊工作,我对相应的创作动态比较熟悉,但也很难说是全面掌握,因此提名之前必须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查阅期刊目录,从作家近期的创作谈、访谈、文学活动中了解其创作状况,直接询问作家的创作进度或出版情况,向同行编辑或评论家咨询相关信息等。" 何同彬说,这个过程其实很不轻松,经常无功而返,要么作品的质量达不到他提名的期待水准,要么作品还没创作完成,要么该长篇作品已经签了出版社,要么该作品有其他复杂的原因不能提名。最终他只提名了三部作品,并没有达到提名数的上限。

  

后来了解到总的提名目录的时候,他一度很懊恼——有一部长篇小说他在工作中审阅过,非常看好,提名的时候竟然忘记了。还有一位青年作家的长篇作品他也很早就跟踪了解过,但提名前忘了问他创作进度,不知道他已经创作完成。" 好在这两部都有别的提名评委弥补了缺憾,这也间接证明提名评委保证较多的人数和文学从业的多元化是很必要的。"

  

虽然困难重重,不过何同彬认为,凤凰文学奖的评选方式,其实是为那些拥有较好的长篇写作实力、同时又还没有被文学界、出版界关注的作者提供了出版、传播自己作品的机会。从出版社的角度来看,这也是吸纳优质的出版资源的一种创新方式。

  

据了解,从 2021 年 2 月启动提名工作,到 6 月截止,凤凰文学奖的提名过程长达 5 个月之久,40 位提名评委共推选 129 部作品参评,经审核,符合条件的 54 部作品进入评审环节。正是提名评委们不辞辛苦 " 撒网捕捞 ",为后续的评选打下了基础。

  

  

评选 " 未出版作品 ",需要非凡的魄力和眼光

  

接下来的初评也不轻松。评委们不仅要对作品本身的文学品质作出评判,而且要对作品能不能出版、能否在出版后经受住市场和读者的检验等,作出预判。可以说,凤凰文学奖的遴选标准,是在初评中逐步明确的。由汪政、何平、张光芒、傅元峰等 18 位资深评论家、作家组成的初评委团队,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从 54 部参评作品中推选出 15 部参加终评的作品,呈交终评委员会。

  

由于工作量巨大,初评时,全体初评委先讨论评选标准,达成相对一致的意见,然后评委们分组分任务,每组成员再分担精读作品的具体任务,选出自己认为有推荐价值的作品,在小组内推荐,被推荐的作品由小组全体成员二次阅读并进行讨论,然后对没有入选的作品再进行二次遴选,最后小组内形成推荐意见。所有小组都推荐的作品,再经过全体评委精读,最后全体委员开会讨论,经过投票,决定进入终评的作品。

  

" 我们这些评委好像是做了一次编辑一样,面对这么多来稿,要判断它的原创程度、创新程度、市场接受程度如何,对于青年作家的作品,对于融合了时尚元素的写作、类型写作等,都非常认真地去讨论。" 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汪政表示,若是评已出版的作品,实际上已经有很多力量为其 " 背书 " 了,比如销售数据,或是别的文学奖项;而评原创作品," 属于一次遴选,有一定的风险 "。

  

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张光芒也认为,一般文学奖都是出版以后再评奖,属于事后鼓励和肯定;而凤凰文学奖专门从未出版的作品中评选,这就需要有较强的魄力和非凡的眼光。" 从已出版的作品中评奖,已经有了较多专家的评价、读者的反应、市场上受欢迎的程度等等,这些都可以作为参考。但同时也难免会受到这些‘既定事实’一定程度的影响甚至制约,虽然评起来简单些,但设奖者与评委评价的独立性不可能不受到影响。凤凰文学奖的评委们没有可参考的评价信息,既需要充分的阅读和推敲,也需要完全以自己的审美判断和思想标准来参与。这样评选出来的作品必然会更有独到的价值。另一方面,这样的评奖提前参与到文学的生产环节,设奖方与评委们深度介入文学现场,文学生产与文学评价良性互动,这既有利于整体创作水准的提高,同时也能促进文学审美的多元性和个性的表达。"

  

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傅元峰说,与其他文学奖相比,凤凰文学奖在文学接受中具有前置效应,有可能形成创作激励机制,并通过专家独特的眼光,选出风格比较前卫的文学作品。与后置于出版发行的文学奖相比,凤凰文学奖将具有阅读与写作的双重引领效应,对当下文学的发展意义重大。" 长久看来,凤凰文学奖需要砥砺中彰显个性,像诺贝尔文学奖那样,形成独立的批评话语,形成一个文学奖的风格和权威。"

  

    

   大奖空缺,为今后评奖提供了新的标高

  

10 月 13 日,凤凰文学奖终评评审会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李敬泽、吴义勤、梁鸿鹰、毕飞宇、池莉、丁帆、苏童、王春林、谢有顺、杨庆祥、贾梦玮等 11 位终评评委从 15 部候选作品中,现场评选出 8 部入围作品,再次投票选出 3 部评委会奖作品。最有分量的 50 万元大奖作品遗憾空缺。

  

评委们普遍认为这是一个慎重妥当的选择。" 这样一个奖,第一届很受关注,奖金也很高,假如选不出一部鹤立鸡群、明显高人一筹的作品,我觉得不一定压得住阵脚。所以大奖空缺是合适的,这对后面的评奖提供了一个新的标高。"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谢有顺说,作为评委其实很希望大奖不要空缺,很希望一开始就有一部非常醒目的作品来为这个奖增添光彩。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杨庆祥表示,评委们对文学原创性有着非常高的要求,作出这个决定,是保证凤凰文学奖具有足够的公信力和影响力。

  

事实上,在 10 月 13 日的终评评审之前,作家苏童接受了记者采访,被问及有没有他看好的作品时,苏童坦言," 比较均衡,好像没有势在必得的 ",表示 " 要看评委会的意见 "。苏童说,因为他对自己写作长篇的要求比较高,所以对阅读的东西要求也相应的比较高,相对于中短篇来说,能让他惊艳惊喜的长篇作品,概率并不高。" 尤其是短篇,你经常会看到一个小说写得太好了,但长篇小说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这实在是一个大工程,所以我会比较挑剔,总觉得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虽然整体上来说它的质量是有保障的。而且每次评奖,每个评委的趣味眼光也不一样,他们对小说品质的鉴定也带着自己的审美烙印,肯定会有分歧,那么就要综合选取一个最公正的结果。" 从终评结果来说,也印证了他的感受。

  

三部获得评委会奖的作品中,两部出自江苏作家,会否给人以未能突破地域性的印象呢?

  

" 我在投票的时候并没有太过关注地域的问题。从作品水平来说,鲁敏和叶弥的作品,在这一批作品当中是质量过硬的。江苏的作家都有一个强项,就是很细腻,也非常有生活的质感,这两个作家这方面尤其突出。" 谢有顺说,三部里面有两部是江苏作家的作品,确实容易给人以 " 地域性 " 的印象,但是如果作品写得好,就因为他是江苏的而偏偏不给他,也未必公平。

  

" 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设立这个奖,没有人会觉得它‘志在江苏’。通过这次评奖,你会看到十五部候选作品从不同侧面反映出了中国当代文学的基本水准是怎么样的,虽然没有特别意外的惊喜,因为毕竟是首届,但是你能感受到这样一个新生奖项的影响力,很多知名作家愿意让这个奖来对他作出评价,这个起点已经非常高了,相信未来它会在第一时间吸纳到最好的作品。当然,这个影响力和传播力,是在时间里面酝酿产生的。" 谢有顺说。

  

种种实力加持,凤凰文学奖前路开阔

  

目前国内文学奖项众多,设立凤凰文学奖意义何在?在汪政的观察里,这涉及文学奖的本质问题——文学奖其实是不同文学标准、不同文学理想、不同文学主张的一个呈现。每个文学奖都应有自己的文学主张,相互之间不重复,才能够形成文学的多样化,形成文学创作的枝繁叶茂。

  

" 凤凰文学奖是一个综合性的文学奖,既是原创文学奖,也是出版机构创办的文学奖,因此它不仅代表了纯文学的主张,还代表了文学出版的主张,其中包含了文学生产部门的主张、市场的主张、读者的主张。所以我们在初评的时候,始终坚持一个综合性的标准。不仅仅是从自己的专业标准去看,而且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文学消费群体的代言人。归根结底,文学要发展,不能离开消费者,不能离开阅读者,不能离开广大人民群众。如果出版的书卖不掉、没人读,实际上是各方面的损失。" 汪政说。

" 其实很多人来参加这个奖,不完全是为了得奖,也表示他愿意把自己的作品交给一个值得信任的机构来打理。出版机构在出版之前就评奖,然后对得奖作品进行出版、推广、销售,看似有很多商业主义的痕迹,但对于作家来说,很有必要。以前是切割成好几块,其实也蛮困扰作家的。" 谢有顺认为,凤凰文学奖可能会创造一种从写作到评审再到传播的新模式。

  

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吴义勤评价凤凰文学奖具有开创性。" 编辑提前介入作家创作,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非常普遍。那个时候作家和编辑的关系非常紧密,很多重要作品都是作家与编辑沟通之后形成了作品最终的模样。这些年这一块有些弱化。而凤凰的这个创意,其实是把作家和编辑对接的这个传统重新传承下来。此外,由于民营机构的介入,主流出版社这些年在抓名家稿件这块有一些劣势,让评奖提前介入,实际上是为今后的文学出版提供一个选题库。"

  

苏童觉得,作为一个初创的文学奖项,凤凰文学奖未来是要打造成为一个具有明显凤凰标识的奖项,还是做成一个全国性的荣誉平台,尚需摸索。国外很多国家级的文学荣誉是由出版社、杂志设立的,凤凰文学奖可以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凤凰文学奖的独创性是不言而喻的,不管未来走向如何,有我们江苏的文化实力、经济实力、各种各样品牌实力的加持,凤凰文学奖首先就有了很好的依靠,也就是说,它会形成一个非常稳定的机制。"

  

凤凰文学奖组委会副主任、凤凰传媒总编辑徐海表示,凤凰文学奖是凤凰集团大力推动原创文学出版的尝试,其方法仍在不断完善中。设立凤凰文学奖的目的在于促进优秀文学作品被发现、被推荐、被出版、被阅读、被传播,形成作家、编辑、评论家良好的生态圈,互生互荣。首届凤凰文学奖评选尘埃落定,初衷基本达到,在作家、评论家、读者的共同支持下,相信未来凤凰文学奖将会促成更多好作家好作品的诞生。

发布时间:2021-10-25浏览量:24548
股份公司信访举报
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信访举报

通讯地址:南京市湖南路1号A座(集团纪委)

举报电话:025-83354901(录音电话)

举报邮箱:jijian@ppm.cn

接访中心:百子亭34号接待室

接访时间:法定工作日(9:00-11:00;15:00-17:00)

©2018PPM.CN江苏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保留一切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苏)字001号
苏ICP备06007651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