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名称:凤凰传媒 股票代码:601928 PPM ENGLISH
了解方知同情,超越方知关怀——评早早《有斜阳处有春愁:才女的诗心与宿命》

黄修志


古人常说,“诗言志”,“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那么“志”又为何物呢?“志者,心之所之者也”,也就是说,诗所表现的乃是心灵和追求。我中华乃泱泱诗国,几千年来的诗人宛如璀璨之星辰镶嵌在古往今来的夜空中,照耀在每个人的心头,温暖着每个人的心窝。然而,夜空中不乏这些星辰,在寂寞的天际闪耀着异常夺目的光彩,有时甚至可以与明月星河争辉,这些星辰便是女诗人。


时下各种品诗的散文,渐次摆放在各种书架上,粗粗览之,虽文字精巧纤柔,然多是“以意逆志”,凭己意强解古人诗,对诗人心灵世界的描绘充满了十足的现代感和自我感,且不少语句陈陈相因,空言美丽与哀愁,却流于哀艳和俗滥,这不是品诗,而是以古人诗词为招牌抒发自己的感叹,若古人有知,岂不觉得委屈寒心?其实,品诗难,品诗人更难,因为你不仅要有足够的文学修养去品评诗歌本身的意蕴,还要有足够的史学修养深入诗人生活的世界去理解这些诗词背后所隐藏的时代悲喜和群体浮沉,只有这样方能更好地理解诗人及诗歌。正如孟子所讲:“诵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是尚友也。”然而,品评女诗人则更是难上加难,因为她们隐藏在历史尘埃中,文献对其记载多是零星碎语,我们又该怎样在千年之后去理解她们诗词背后的心灵世界和命运曲折呢?


早早的这部《有斜阳处有春愁》别开生面,以深厚的文史功底、浓郁的人文关怀和轻盈的叙事笔触描绘了古代才女的心灵和宿命,堪称一部古代才女的心灵文化史。全书分为五个部分:“宫怨”主要写宫廷女性的悲歌与才情,包括赵飞燕、班婕妤、甄宓、上官婉儿、萧观音、萧燕燕、王清惠;“琴瑟”主要写作为才子之妻的才女命运,包括李清照、管道升、徐灿、沈祖棻;“恨嫁”主要写在爱情婚姻问题上蹉跎良久的才女,包括卓文君、崔莺莺、朱淑真、双卿;“风流”主要写古代著名歌妓的才华与宿命,包括鱼玄机、温婉、李香君、柳如是;“才情”主要写处于时代变迁中不甘命运摆布的才女,包括蔡琰、陈端生、西林太清、秋瑾。每一类都具有鲜明的典型性,集中代表了古代才女这个群体的诗心与宿命,正如作者所说:“无论宫廷命妇,良家女子,还是舞女歌妓,方外之士,她们都有着同样的女人心,让你无法拒绝,只能倾听。”


“诗有别材,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诗词本身就是一种性情语言和灵魂表达,品评诗词靠的是一种穿越时空的同情和心有灵犀的直觉。早早出身才学世家,乃一代文学教授程千帆和“当代李清照”沈祖棻的外孙女,从小耳濡目染,得其家学真传,此书自然淋漓尽致地展现了早早的诗词修养和文史素养。全书对才女诗词的品评充满了灵气和韵致,早早观其气象,品其格调,察其神韵,思其事迹,难能可贵的是,早早并非以一己之心揣度古人之诗,她博引大量前人诗话、词话及诗词评论来品评才女诗词,在众声喧哗中发出自己的声音,使才女诗词增加了历史的厚重感,也使个人品评流露出学理的升华性,更加凸显了作者的文献功底和文学涵养。


“物不平则鸣”,更何况对于古代才女这个不被历史重视的弱势群体。只有了解方知同情,只有超越方知关怀,所谓“了解”乃是了解古人的生活世界和时代特色,所谓“超越”乃是超越今人的经验局限和视角制约。早早此书颇具“了解之同情”,知人论世,不是以今人写古人,而是以古人写古人,深入古代才女的时代和世界,跳出她们所生活的狭小圈子,勾勒出一个广阔的历史图景和社会情态,使我们仿佛置身其中亲观她们,使古代才女跃然纸上诉说自身悲喜。全书旁征博引,对古代典籍史料信手拈来,对诗词歌赋更是熟稔于心,但其目的仅是为了尽量如实反映才女们所处的社会背景和时代起落,全然没有一点学究气,渊澄取映,浑金璞玉,下笔谨慎不妄语,厚重却不失活泼和情趣,可谓信史之笔,非文史兼精之才不能为也。


“文似看山不喜平”,语言之精炼,叙事之拿捏,直接关系到可读性。早早此书在语言上清新流畅,沉静如雁掠寒水之潭,活泼如春宴桃李之园,在叙事技巧上更是匠心独具,出彩颇多。每一个才女故事的开头皆用不同手法述说,跌宕婉转,曲折悠扬,且草蛇灰线之技法,起伏曲折的情节皆引人入胜,时而波澜不惊,时而电光火石,但整体笔触却是轻盈洗练,如微风下的湖水一样雅洁淡香,余味悠然,尺素之间有千里之致。全书在描写每一个才女之时并不局限于当事人,还将才女和当时著名人物做了横向联系,如温婉和司马光,严蕊和朱熹,又超越时空将同类之人勾连起来,所以,全书每一篇文章所关怀的不是单独的一个人,乃是一个群体,一个时代。在此部书中,作者不仅关怀到了古代才女,还对秋瑾和沈祖棻这两位近代和当代才女给予了浓墨重彩的描绘,由此可见,在作者的眼中,才女的诗心和宿命不仅在古代被时代和命运所左右,直到现在,她们仍有着相同的遭遇,“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有斜阳处有春愁”,“斜阳”是家国破碎或颠沛浮沉的隐喻,“春愁”是古代才女面对“斜阳”之时的感慨。古代女性在男权社会中长期处于被轻视的地位,更何况在“女子无才便是德”时代舆论中的才女?她们有着“幽灵微秀地”的诗心,但也有“无可奈何天”的宿命。冰心曾说:“世界上若没有女人,这世界至少要失去十分之五的真,十分之六的善,十分之七的美。”美丽与脆弱往往相伴而生,古代的才女本就命运多舛,“红颜未老恩先断”,她们生前不为人所理解和怜惜,写诗成为一种心灵寄托,盼望赢得千年后的知己。早早此书“发潜德之幽光”,可谓千秋知己,列女有知,必当含笑。



发布时间:2013-06-07浏览量:8747
股份公司信访举报
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信访举报

通讯地址:南京市湖南路1号A座(集团纪委)

举报电话:025-83354901(录音电话)

举报邮箱:jijian@ppm.cn

接访中心:百子亭34号接待室

接访时间:法定工作日(9:00-11:00;15:00-17:00)

©2018PPM.CN江苏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保留一切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苏)字001号
苏ICP备06007651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