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名称:凤凰传媒 股票代码:601928 PPM ENGLISH
却在山河破碎中----《风过华西坝》漫读

宏波兄多次说,《风过华西坝》实在是被冷落的一部好书,我原以为,大概他是责任编辑之故吧,也就没有怎么在意;诗人梁雪波也说,《风过华西坝》不知道比有些所谓的“名书”好多少倍,但为何就如此湮没无闻啊!言下之意,颇有对某些时下不断上榜被人吹捧实际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所谓图书不满而又无奈的意味在。看到周和平先生的《吴贻芳传》,还有赵恺先生的女儿赵锐的《魏特琳传》,甚至还有旅美的华裔作家哈金的《南京安魂曲》,都会提到金陵大学、金陵女子学院,而程千帆、沈祖棻夫妇不也是与金大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但这些曾经辉煌耀眼的大学,因为教会的背景,曾几何时,似乎成为一种禁忌,被试图有意无意地在世人的脑海中抹去痕迹,如此命运的还有燕京大学,伴随着燕京旧人的日趋凋零,比如侯仁之等,燕京大学也只能是一种历史名词了,更为落寞的似乎还有齐鲁大学。如此罔顾历史,隔断记忆,难道就不担心遭受天谴吗?
   坊间关于西南联大的研究与关注似乎很多了,而对于当年也是因为外寇入侵仓惶辞庙到了四川成都的华西坝的几所教会大学的记述,虽然也有,却大多零碎、琐屑,明显没有西南联大那样受人瞩目,引人叹惋。当然也有有心人,川人岱峻先生,一直专注于民国学术史及学人研究,出版过《发现李庄》、《消失的学术城》、《李济传》、《民国衣冠》等书,而《风过华西坝》则是他倾注大量心血查阅大量资料走访大批当事人或者相关人士的有一本货真价实分量厚重的关于民国大学的值得致敬的一本大书。为学人做传,固然可以通过一个人物勾勒出时代的沧桑人心的起伏,如《洪业传》、《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为一所大学立传,则可以通过教育这一涉及国运民生的百年大计借助一所大学的兴衰起落窥见人物命运的悲欢国家治理的得失;而为特定时代背景之下的具有某种特殊内涵的大学群体立传树碑,则更为丰富多彩气象万千也更难把握驾驭,但岱峻先生做到了!今年又是甲午年,两个甲子之前的甲午之战,中日之战,让中国输得体无完肤几乎血本无归,而自此以后的日本之于中国,则更是步步紧逼,日削月割,不说二十一条,不说巴黎和会,不说九一八的狼烟,卢沟桥的枪声,中日的较量即使时至今日又何尝停息?1937年的中国与日本的大对决,当然是在中国一让再让忍无可忍之下的全面抗战,在这样的救亡图存的大前提之下,莘莘学子们在政府,当然还有大学管理者们的带领之下,或西行,或南迁,被喻指为“文军西征”,近乎精神胜利的名称之后,是国破山河碎之下的昂扬乐观和弦歌不辍卧薪尝胆的英风浩气。而在这样的文军西征的浩荡大军之中,就有也学当下的人们已经久违的几所大学,南京的金陵大学、金陵女子学院,北京的燕京大学,山东济南的齐鲁大学,再加上当年在成都的华西医科大学,五所大学,因为抵抗外侮而风云际会而聚集成都华西坝,所谓坝上五强,成为一道撼人心魄的风景。
    岱峻先生查阅了近乎散漫无序的有关无所大学的回忆文字,查阅了散见于各种资料报章的有关描述,整合了众多散漫无序的回忆访谈,一一梳理,精心归类,近乎白描一样地把早已淡出公众视野的曾经在民国时代在民族危难之时的一大批中国的知识分子这些深受西方基督教侵染熏陶的先行者的风采重现在世人面前,这样的抢救和打捞,功德无量,意义深远。一代风流被称作旷代逸才的杨度的女婿郭有守,是当时四川省教育厅长,国难当头,诸多学校,背景各异,风格有别,齐聚成都,他要有怎样的协调能力才能使大家各得其所相安无事且和谐相处?吴贻芳如此悲苦的身世如此凄惨的家庭变故,她要有怎样的端凝宁静才能处变不惊从容不迫?卜凯这位赛珍珠的前夫有着怎样的心胸才能够在异国他乡关注土地的使用而孜孜以求完成《中国的土地利用》这样的巨著?即使时至今日,我们不是还在为如何保住耕地的红线、确保粮食的安全、维护农民的利益而绞尽脑汁?袁世凯的孙女、张澜的女儿、熊佛西的女儿都有着怎样的心路历程?程千帆沈祖棻夫妇激愤于学校后勤人员贪污粮食奋而抗争终招解聘又有着怎样的苦涩难言?朱君允面对负心的丈夫年幼的子女粉墨登台舞台欢笑的第三者心底有着怎样的波澜?《灯光》中的文字有着她怎样的泣血伤怀与求告无门?书中也提到了在中宣部自杀的刘克林,在上海大器晚成的唐振常,当让更有1949年之后,这些教会大学的遭遇种种,芮效俭作为美国驻华大师,带着自己的老父亲芮陶庵故地重游会有着怎样的恍然如梦啊!
   由于时代的局限历史的误会人事的更迭,这些大学似乎都成了绝响一缕。身在南京这座饱经苦难而又雾霾重重的城市,金陵大学、金陵女子大学,陶园,随园,干河沿,百步坡、汇文,鼓楼,似乎都成为一种多少还能唤起人们记忆的名词,还有陈裕光、吴贻芳,甚至司徒雷登、傅泾波、陆志韦,这些人物,还会被人提及吗?

 

发布时间:2014-01-06浏览量:6065
股份公司信访举报
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信访举报

通讯地址:南京市湖南路1号A座(集团纪委)

举报电话:025-83354901(录音电话)

举报邮箱:jijian@ppm.cn

接访中心:百子亭34号接待室

接访时间:法定工作日(9:00-11:00;15:00-17:00)

©2018PPM.CN江苏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保留一切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苏)字001号
苏ICP备06007651号-3